首页 »

墨愚玩:《魔兽》无非是烂熟于胸的过去

2019/10/10 7:51:51

墨愚玩:《魔兽》无非是烂熟于胸的过去

 

是不是《魔兽》狂热拥簇,在首映当天就见分晓了。忠实的玩家,基本都购买了零点午夜场的票,哪怕出影厅时有不少大叔想大喊过瘾结果却哈欠连天,他们也难掩一股叱咤风云的兴奋劲儿。


我是规规矩矩在上午看了影片,然后静候一周,看着这部影片成为中国院线史上最快破10亿票房的好莱坞大片。作为一个只玩过《魔兽争霸》支线游戏“澄海3C”而且水平奇臭的玩家,看到贡献票房的玩家热情如此高涨,我竟也感到与有荣焉。


80后早已过了自称“男生”装嫩的岁数,面对《魔兽》这样的游戏改编电影,多数80男人都有撕开西装露出校服的冲动。


这是中国的“游戏第一代”,亲历了被电脑游戏打开人生新视野的震撼体验。对我们来说,《魔兽争霸》以及《帝国时代》《红色警戒》《星际争霸》几大电脑游戏,保管了许多很细腻的情绪。这种情绪不亚于少女怀里的那个玄而又玄的“春”,对于大多数不爱煽情、没有写日记倾诉青春期天昏地暗心理巨变的男生来说,这些游戏就是我们的日记。


那些初中同学辗转至成人后结婚的夫妇,老婆多半无法逼迫老公回忆起中学时说过的情话,但如果有感情故事是发生在玩游戏期间的事,老公多半记得。


其实《魔兽争霸》背景丰富的种族设定,无论在当年还是现在看来,都显露出欧洲神话一脉相承的模式。当年大家觉得酷炫,是电影时代未到。


如果没玩过《魔兽争霸》去看《魔兽》,绝对会尴尬症发作。什么兽族和人族还有法师、矮人啊,这不是《指环王》系列么?何止《指环王》啊,《哈利·波特》也是这路线,还有好多名字都忘了的所谓好莱坞魔幻史诗片,都是拿锤子斧子的兽族和人族互相鄙视,最后两边各出领袖和平共处的路线,他们中间多半就是精灵、法师这些仲裁者,或第三方。


老实说,这类欧美系魔幻套路,我也觉得相当贫瘠,即使游戏公司和作家创作了一些性格独到的兽族、人族、仙族,也难掩这类神话的那股子糙劲儿。


魔兽世界游戏


奈何《魔兽》疯魔的年代,正是一代少年最糙的年月。兽族的吼叫和蛮劲,是男孩子最好的发泄。人族的细腻战术、优美技能、高贵的姿态,是那些崇尚文明又难舍对抗的男孩的幻想。


《魔兽》最经典之处,许多人都明白,这也是后来其它角色扮演对战类游戏很难复制的一点。即一旦上手,选择了兽族和人族,就矢志不渝地终身扮演。老一代玩家,极少出现选择加入兽族,玩到后来再注册新号玩人族的。


我猜很多人选阵营时,其实是进行了自我心理梳理的。我为什么选兽?为什么选人?兽族代表自然洪荒之力,力量是唯一法则,但同时也敬畏自然。人族则改变生态,专研科技,并且与法师联盟,大有人定胜天的优越感。


任何选择都没有对错之分,只是一种生存方式的不同。于是不同阵营自然得不断对抗,叫嚣,仇恨,休战,再周而复始对抗。女生或者师长,都会觉得这太无聊了。可是和平年代的男生,却因此认识了仇恨、友谊的意味。


从对抗到惺惺相惜,是玩《魔兽》的最佳境界。很多人因为工作、际遇,游戏帐号的头像都成了黑白。可是让他们重新登录和酒友重新征战,拿鼠标的手都会抖。看看现在那些如过江之鲫涌现的网络游戏,什么武林、仙剑、穿越,新一代玩家走马观花地换阵营、换角色,大把大把人民币买装备。网络江湖中真情谊少得可怜。


我记得我的兄弟微信群里,《魔兽》首映当天就有几位老玩家开始“对暗号”,大家说着游戏中经典对白,我虽然不懂,却能想象到那些简单语句的魔力。


“时间就是金钱,我的朋友。”有兄弟说了这句游戏对白,我忘了是哪个游戏角色说的,这句话是每个玩家向这个角色购买技能时该角色自动说的话。


我看着这句简单的文字,眼前看到的是那位兄弟穿校服的样子,他坐在电脑前,因为这句话神魂颠倒。这句话父母和老师都说过一万遍,但游戏角色才说到了他的心里。


《魔兽》这部片子真的是无法评价的,理论上说,这部剧情毫无悬念的对抗电影,可以不停地拍下去。《魔兽》就是特定群体的朋友,朋友聚会,聊来聊去,无非是那烂熟于胸的过去。

 

本文组稿、编辑:伍斌  邮箱:wbb037@jfdaily.com 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